疫情下湖北中小學在線教學精細畫像

論文作者:匿名 論文來源:http://www.jiuzhousihai.com/ 發布時間:2020/11/20

  摘要:對疫情期間湖北省5942所中小學及117個教育行政機構進行在線問卷調查,結果發現:教育主管部門高度重視,在線教學前期準備工作較充分,在線教學平臺及資源選擇多樣化,在線培訓內容多種多樣。但存在不少問題:平臺社會化,教學專用功能缺失;教學資源眾多,但針對性不足;基礎設施仍是硬傷,跨平臺操作影響體驗;教學主體信息化水平不足,嚴重影響教學效果及滿意度;家校共育貌合神離,學生心理生理均受影響。發展建議:加緊優化布局在線教學基礎設施建設;開發建設在線教學優質區域資源及校本資源;推進在線教學平臺建設及監管;大數據驅動個性化在線學習;不斷提高教學主體信息化素養。以期通過多方聯結,共同構建優質的在線教學生態,促進學生的個性化成長。


  關鍵詞:疫情;在線教學;中小學教學


  中圖分類號:G650


  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2095-5995(2020)07-0004-08


  自2020年1月以來,新冠肺炎疫情快速蔓延。因防控需要,教育部下達了2020年春季學期延期開學的通知,倡議各地教育部門和學校認真做好“停課不停學”工作,積極開展在線教學[1]。在線教學是指以網絡為媒介,以各類直播、社交軟件為平臺,師生之間開展遠程教與學的新型教學方式,是互聯網+教育的產物,是教育發展的重要趨勢[2]。在線教學創新了教學發展的組織模式,交互模式,是構建數字化學習及終身學習的重要一環。湖北省作為抗疫主戰場,遵循“科學合理、融合創新、優質共享”的原則,統籌優質教育資源,充分利用信息技術,切合疫情防控和學業要求,為全區義務教育階段學校學生提供優質的在線教學服務,實現“師生不聚集、停課不停學”的目標[3]。為全面了解湖北省在線教學的效果,我們對湖北省中小學及教育行政部門開展大規模在線問卷調查,全面了解湖北省中小學在線教學的現狀及問題,并對未來在線教學的發展提出相應建議與展望。


  一、問卷發放及基本信息


  本次調研回收有效學校問卷5942份、教育行政部門問卷117份。學校問卷人員職務主要構成有:校長16.3%、副校長17.3%、教務主任17.8%、信息化主任及其他學校職能部門人員5.5%、教師20.8%、黨務行政人員1.2%,以及德育處、后勤管理處、安全處、教科處、科研處、人事處等職能部門人員共1253人,占比21.1%,教育行政部門樣本均為各地教育局工作人員。在學校類型上,本次調研對象工作單位主要集中在小學、初中,總占比達80%。學校規模上,300人以下占20.1%,300-800人占20.3%,801-1500人占26.0%,1501-3000人占22.2%,3000人以上占8.4%。在學校地區上,農村學校樣本占比25%,鄉鎮占比29%,縣級市占比19%,地級市占比9%,省會城市占比18%,所采集樣本分布均勻,具有較好的代表性和說明性,具體數據如表1。


  二、疫情期間湖北省中小學在線教學的現狀


  (一)疫前信息化教學程度參差不齊,部分中小學在線教學常態化


  對各校教育信息化程度的調查,主要是對疫前各學校開展信息化教學基本情況進行調查,包括是否設置專門教育信息化教職崗位、已使用的信息化系統、是否建立校本資源庫以及電子備課、線上教研開展情況,等等。經統計分析,有67.4%參與者表示學校有專門教育信息化教師,56.7%表示本校設有校本資源庫。關于電子備課和線上教研的情況,61.6%表示已常態化開展,33.7%表示不經常開展,僅有4.6%沒有開展。由此可見,信息化教學在多數學校已成為常態,但開展程度參差不齊。信息化系統的選擇使用情況如圖1所示,使用教育教學信息系統、家校通系統、學生管理系統較多,對辦公自動化系統、圖書館信息系統使用較少。


  (二)教育主管部門高度重視,積極安排中小學在線教學


  在對地方教育主管部門進行的調研中,99%的教育主管部門表示,基層學校組織開展了“停課不停學”的在線教學活動,僅有1%的受調查者表示地方學校未開展在線教學活動,98%的教育主管部門表示開展了教師培訓工作。23.33%的教育主管部門表示2月9日之前就開展了在線教學,65%的教育主管部門表示2月10日開始進行在線教學,大部分地區都按照正常的開學時間進行在線教學,小部分地區經過一段時間的準備及調整,也及時開展了在線教學,極少地區未開展在線教學;對學校教師的調研中,94.5%的教師表示學校對在線教學進行統籌安排并制定方案,79.7%的學校參與者表示學校組織了各學科開展在線教研,確定教學內容,76.9%表示遴選了適合本校的教學資源和教學平臺,89%受訪中小學教師表示在疫情中開展了教師培訓,這表明各校對教師培訓的重視。有關培訓內容,主要涉及平臺操作(89.2%)、家校互通(79.5%)、在線教學設計(68.6%)、資源制作(59.1%)、自我心理調適(54.9%)。可見,平臺操作和家校互動是疫情期間在線學習的主要準備工作,也是開始在線學習的基本前提條件。此外,學校也為家長和學生提供了較為廣泛的在線支持服務,占前三位的分別是為學生和提供電子教材(91.1%)、學習平臺使用指南或說明(83.0%)、提前一周提供課表(82.8%)。總的來看,各級學校均對教育部“停課不停學”倡議做出積極響應,高度重視在線教學工作,并進行積極籌備,總體開展情況良好,極少數地區學校未開展在線教學活動。


  (三)在線平臺及資源豐富多彩,政府和社會的平臺和資源各有千秋


  各地區在線教育資源及平臺的選擇各有千秋,教學資源的選擇主要集中于三大手段:教師自制資源(64.0%)、國家中小學網絡云平臺(59.4%)、省教育資源公共服務平臺(49.4%)。同時,中國教育電視臺(36.8%)、網絡收看的中國教育電視臺(35.7%)、廣電網絡有線電視(33.8%)、區域統一組織師資特別錄制的資源(34.7%)、校本資源(38.8%)也在本次“停課不停學”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線上直播教學平臺使用上看,QQ群使用占比最大,87.39%的教育主管部門表示學校內采用QQ開展直播。85.71%的教育主管部門表示會使用釘釘作為直播教學的主要方式,71%的教育主管部門表示地區內學校使用微信群語音或視頻作為教學主要方式,60.50%的教育主管部門表示會通過各級教育云平臺開展直播教學,此外,騰訊會議、會暢、雨課堂、ZOOM的使用率分別為58.82%、2.52%、0.84%以及0.84%。就調查數據看,各地區直播教學使用的APP較為集中,以主流的社交及辦公軟件為主,專業化教學平臺的使用占有率較低。


  (四)在線教學方式多種多樣,教學內容以語數外為主導


  疫情期間,在線課程的形式較為廣泛,教師直播教學、線上答疑輔導、根據現有資源組織教學、推送電子材料及其他資源、作業提交與批改、家校溝通等均全面涉及。在線課程科目的開設,語文、數學、外語,占絕對優勢,總占比均高達90%以上。其他課程,如物理、化學、生物、地理等文理科目,均占比30%以上。值得關注的是,體育與心理健康教育課程,在本次在線教學過程中,開設程度超過各文理科目,達一半以上,僅次于語數外,在對教育主管部門的調研中,100%的主管部門表示課程內容包括防疫教育,97.48%的地區課程內包含心理健康教育,可見疫情背景下的在線學習,各校高度重視心理健康教育。總的來看,疫情期間各地教育活動有序開展,形成了以課程教學與復習為主,囊括體育、防疫教育、生命安全、心理健康、愛國主義、勞動、理想信念教育為輔的綜合教育體系,從多個方面開展育人活動。


  (五)教師在線教學培訓開展良好,培訓內容各有特色


  教師在線教學培訓的安排上,117個受調研的教育主管部門表示,區域內有安排教師開展各類培訓,占樣本總量的98%,即絕大部分地區都開展了針對在線教學的教師培訓。還有2個教育主管部門表示未開展教師培訓,占樣本總量的2%,僅有極少數地區未開展線上教學培訓活動。在線教育學科科研開展方式社會化明顯,微信、QQ、釘釘等大眾通訊工具的使用占比67.2%,應用市區級提供的專業教研平臺的學校僅占比18.7%,學校專門引進企業教研平臺僅占8.1%。


  三、疫情期間湖北省中小學在線教學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在線教學平臺社會化,部分教學專用功能缺失


  教職工對在線教學的認知情況中,對在線教學應用平臺是否能滿足需求進行了調研,結果發現:有65%的學校參與者表示平臺僅能滿足部分需求,認為完全滿足需求的僅占比23%,不滿足但采取改進對策的僅占11%。80.8%學校參與者認為平臺缺少遠程學習的監控功能,無法遠程監督和管理課堂紀律。平臺使用不流暢,不能承受大量學生同時上課,以及互動功能不強等,也成為了重要問題之一。在線教學活動不同于其他的線上交流活動,需要教與學雙方之間進行良性互動,實時開展信息交互,確保教學內容能夠正確及時地傳達至學生腦中,以實現教學與育人功能。在線教育絕不是傳統的學校教學內容和管理流程在網上的直接搬遷,教學平臺作為“線上教室”,是在線學習發生的基本條件,對組織教學活動的開展,確保學習活動的真實發生,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在突發性的在線教學需求中,在線教學平臺大多采用較為成熟的社會化平臺,專用于教師教學的部分功能明顯缺失,“在線教室”中“教具”的不足,無疑會影響師生在線教學體驗。


  (二)在線教育資源眾多,但針對性和實用性不足


  在在線教育資源和平臺的建設上,62%的教育主管部門表示,本轄區內暫未建設自有服務平臺,主要教學平臺為國家及省級教學資源服務平臺。38%的教育主管部門表示,已建設自有的教育服務平臺。61%的教育主管部門表示有組織地區內優質師資錄制課程,而39%的教育主管部門表示,轄區內未組織優秀教師統一錄制教學資源。總的來看,自制在線教學資源的地區占比較少,大多數地區依靠上級教育資源公共服務平臺進行在線教學。受調研學校認為,在線資源主要有三個方面缺陷:現有在線資源缺乏個性化,現有在線資源數量較少,現有資源類型比較單一。教學資源是在線教學活動正常開展的基石,同樣也是在線教學得以升華的重要保障。面對海量的教學資源,其質量稂莠不齊,教師不知如何篩選使用,陷入了結構性資源缺失的窘境[4]。為保障教學正確性,往往使用省級或國家級較為權威的課程資源,千篇一律的教學資源,忽視了各地區以及學生個人的獨特需求,與個性化教學背道而馳。因此,各地區面臨著著教學資源眾多,但針對性不足的尷尬境地。


  (三)基礎設施仍是硬傷,跨平臺操作影響學生在線學習體驗


  如表2所示,教育行政部門統計的教師反饋問題中,排在第一位及第二位的問題均關乎在線教學基礎設施。93.28%地區的教師曾反映過網速慢,導致課堂卡頓、掉線等問題,93.28%的教師曾反映部分學生家庭不具備網絡學習的條件。基礎設施分為硬件設施及軟件設施,網絡、電子設備等為在線教學中的硬件設施,教學平臺等為軟件設施,設施的薄弱是影響在線教學規模及質量的基礎性問題。一方面師生能夠調動的基礎設施有限,調查顯示,72%的教師使用手機授課,而教學平臺諸多功能僅支持PC端,勢必為教師在線教學帶來不便,另一方面,網絡的不穩定及在線教學平臺的缺點使得在線教學面臨諸多困境。此外,由于各類教學平臺教學效果存在差別,教師往往會選擇其自身偏好的教學平臺,學生甚至面臨著幾門課就要使用幾個平臺的窘境,嚴重影響學生在線學習體驗[5]。


  (四)教學主體信息化水平不足,嚴重影響教學效果及滿意度


  在線教學主體包括教育管理者,教師,學生及家長。信息素養的缺失,是疫情期間在線教學面臨的又一現實問題。主要包括:第一,教育管理者通常年齡偏大,在學校發展規劃中易忽視信息化建設,在疫情期間的工作安排及規劃上,未能從長遠視角規劃學校信息化發展。第二,教師信息化素養不足,超過70%的教師此前未開展過在線教學活動,在線教學初期面臨著焦慮不安的情緒,這一情緒往往來源于對不知如何互動、如何操作以及面對教學方式轉變的不適應,69.75%的學校曾反映教師的信息素養難以滿足在線教學的需要,在學校卷調查中,71%的學校希望將信息化教學培訓作為未來工作的重點。第三,與普通教學相比,在線教學中家長發揮著重要作用,這一點在低年級中體現的更為明顯,76.47%的教育行政部門表示學校曾反映家長信息素養難以幫助孩子在線學習。第四,學生作為互聯網原住民,其信息素養往往比教師及家長都高,教與學各主體之間信息素養的不對等,直接影響了教學效果[6]。


  (五)家校共育貌合神離,學生心理生理均受不同程度的影響


  對在線教學中遇到的困難調查中,家長因各種原因,無法配合督促學生學習,是教師們認為的第三大困難,占比達81.51%,僅次于硬件設施及網絡環境。在線教學活動中,家長作為教學輔助者、監督者,是教學活動的重要助手。良好學習氛圍的營造,學習環境的搭建,教學任務的實施,都有賴于家長的協助,家長的重視程度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教學的質量。而大部分家長信息素養不如子女,輔導學習耐心不足,與教師之間配合不夠,家校共育貌合神離,嚴重影響了在線學習質量。此外,在疫情期間,受隔離封閉措施的影響,家長長期與子女共處一室,不可避免地產生矛盾及沖突,這一點在處于叛逆期的學生身上體現的更為明顯,一方面影響了學生的正常學習,另一方面不利于學生的心理健康。跨平臺學習、繁雜多樣的學習方式、疫情期間負面新聞及輿論都會對學生心理產生影響[7]。另外,長期久坐觀看電子屏幕,不利于身體健康,尤其是視力問題,84.03%的教育主管部門表示,學校曾反映在線教學嚴重影響師生視力。


  四、未來中小學在線教學發展建議


  在線教學的發展,絕不是某一主體單打獨斗便可取得效果,在這一過程中,與教學活動休戚相關的每一主體都顯得格外重要。如圖2所示,在線教學的完善需構建一個完整的協同發展機制,不僅囊括教師、學生、家長等傳統的教學主體,教育管理者、社會服務平臺、心理健康機構等相關組織也應積極參與到在線教學活動中。教育管理者應從長遠規劃教育信息化,社會化教學平臺應積極搭建家校共育平臺,促進家校便捷協作,心理健康機構應當適時開展心理疏導工作,保障家長與子女之間的溝通交流,以基礎設施為基石,多方共同努力,通過在線教學促進學生個性化成長,具體發展建議如下。


  (一)加緊優化布局在線教學基礎設施建設,補齊城鄉學校在線教學基礎設施短板


  基礎設施是開展在線教學的基石與先決條件,如果基礎設施建設不完備或已有基礎設施與實際需求不符,往往會對在線教學產生致命性的影響,在本次調研中,很大一部分教師反映,學生家中缺乏在線教學的基本條件,這一點在農村地區尤為明顯。今后的在線教學中,要進一步完善農村貧困地區和城市相對貧困學生群體的網絡環境,配備便利的終端設備,盡快補齊城鄉學校信息化基礎設施短板。其次,應逐步開展對信息化設備的優化布局,當前教育信息化基礎設施建設工作持續開展,但面臨著基礎設施使用率低,配套使用環境不好的情況。諸多農村地區信息化設備是進行評估的必備標準,教師僅僅是在上級聽課巡視時使用信息化設備,這些設施被當作擺設。對于農村信息化設備的配備,應當根據當地實際需要進行建設,諸多復雜高級的設備,教師不會使用,也不滿足當地的實際需要,反而增加了維護開支,阻礙了農村教育信息化進程。應當充分保障教育信息化財政經費充足,不斷推動教育信息化基礎設施完善并逐步進行優化布局。


  (二)開發建設在線教學優質區域資源及校本資源,實現優質在線教育資源共建共享


  教學資源是開展在線教學的主體,是在線教學的血肉所在,優質的教學資源,是提高在線教學質量的良藥。就調查結果來看,疫情期間,學校對“停課不停學”準備較為充分,為中小學在線教學順利開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但校本資源建設缺乏、現有資源較少、類型單一。為此,建議加強對校本資源的建設,并對擬采用的在線教學資源進行遴選,做到因材施教,個性化教學。其次,面對突如其來的在線教學需求,各方涌現出海量的教學資源,其質量也良莠不齊,部分教師面對這些海量資源,卻不知從何下手,陷入“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境地[8]。為此,往后的在線教學發展過程中,應當注重對教學資源的開發與甄選。其一,區域或學校需要組織安排專門的教學資源篩查專員,篩查的原則主要有正確性、適用性、優質性,根據不同學校、不同年級、不同班級的實際狀況,為其匹配適用的教學資源,尚有余力的學校,甚至可根據不同學生的實際狀況,給予不同的教學資源,確保因材施教。其二,地區與學校應積極組織全區及全校范圍內的優秀教師,錄制地區內優質教學校本資源,更好地考慮地區內部的實際情況,避免所學內容過于空泛,學生難以理解,學校也能夠根據實際需要調整課程安排及課程內容,鼓勵區域內的教師進行溝通交流,探索跨校在線教學資源共享機制,實現優質資源共享。


  (三)推進在線教學平臺建設及監管,保證中小學在線教學順利開展


  中小學教師開展在線教學的使用平臺上,占比較多的是:國家中小學網絡云平臺(79.83%)及省級教育資源公共服務平臺(68.91%)。社會化教學平臺的使用占比最多的前三位的分別是:學而思(48.74%)、作業幫(37.82%)、班級優化大師(34.45%)。疫情期間,湖北省地方教育行政機構在安排在線教學平臺上實現了類型多樣化,且國家中小學網絡云平臺和省級教育資源公共服務平臺在疫情期間占主導作用,在“停課不停學”順利開展中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但不容忽視的是,疫情期間,中小學在線教學平臺類型過于繁雜,難免有部分平臺魚目混珠。因此,建議地方教育行政機構在今后在線教學中,一是要加強對各類在線教學平臺的監督,對各類平臺進行篩選,注重選擇功能強大、好用管用的在線教學平臺,便于廣大中小學教師方便使用,為師生提供良好的使用體驗。二是要加緊地方在線教學平臺的開發及建設,社會化平臺內容繁雜,主要服務對象并非在校師生,學生在使用過程中易受到其他內容的吸引,無法專注于課堂,且諸多教學專用的功能缺乏。地方教育主管部門應根據實際情況,開發出專用于學校內部教學、辦公、家校溝通的教學平臺,開發完善智能批改等評價輔助工具、便捷的直錄播工具,建設集體備課空間。開發過程中尤其注意對學生在線學習考評機制的重構,確保學習質量,并著重開發各類交互機制,加強師生在線教學的臨場感與互動感,確保學生學有所得,并在日常學習中投入使用,利用便捷的平臺,加強與家長之間的溝通與交流,深入開展家校合作。


  (四)大數據驅動個性化在線學習,滿足學生個性化、優質化在線教學需求


  大數據是一種全新的思維方式,是指海量、高增長率及多樣化的信息資產,其價值在于數據分析及分析基礎上的數據挖掘和智能決策,在線學習過程中,越來越多的技術在教學中得以應用,有關學生參與度的數據量增加,可對學習數據進行搜集和分析,更好地設計學習活動,開展個性化學習內容推送與安排[9]。調查數據顯示,疫情期間,學生的課程安排上,“語數外”占據絕對的主導地位,除此之外,防疫教育(100%)、心理健康教育(97.48%)、體育鍛煉(93.28%)、生命健康教育(90.76%),勞動教育(89.06%)也占據重要地位。這充分表明,疫情期間,湖北省地方教育行政機構高度重視中小學生全面發展,將疫情防控知識、心理健康、生命安全、勞動教育、感恩教育等內容納入“停課不停學”工作中。也有很多學校引導學生學習防疫阻擊戰中涌現的先進事跡,弘揚社會美德,增強愛黨愛國愛人民愛社會主義的思想情感,將立德樹人落到課程、回到生活、回歸家庭。但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學生對于各類課程的興趣愛好不盡相同,如本次在線教學中音樂及美術的教育顯得尤為不足。因此,在線教學過程中,可根據學生學習的數據,優化學習課程內容,推動學生個性化學習,鼓勵學生發展個性。


  (五)不斷提高師生信息素養,適應新時代在線教育發展的需要


  信息素養是在線教學活動開展的靈魂所在,良好的信息素養,能保障教師開展優質教學,保障學生及家長共同配合學校各類工作,信息素養較高的學生及教師,在線教學過程中往往如魚得水,其學習與教學效果自然更優。在線教學主體包括:學校管理者、教師、學生、家長,針對這些主體,一是要定期按時開展學校管理者信息化素養培訓,確保學校管理者思想觀念與時俱進,能從長遠發展的視角開展信息化教育戰略布局,將疫情期間的在線教學視為發展契機,在管理過程中更加注重對學校教師的信息化素養培訓;二是要長期有序開展教師信息化素養培訓活動,在對5942所中小學的調查中,71%的學校表示,希望將教師日常信息化教學的應用培訓作為未來工作的重點,可見教師信息化素養培訓的重要性,鼓勵教師在日常教學中使用信息化手段進行教學,時刻準備好開展在線教學活動;三是要優化升華學生的信息素養,學生作為互聯網的原住民,其信息素養往往是教學主體中最高的,但學生自制力差,面對繁雜的網絡信息難以鑒別,極易沉溺于互聯網世界,因此,針對這一特點,應對其信息化素養進行拔高,培養學生自我學習、自我管理和自我完善的能力,鼓勵學生利用豐富的網絡資源輔助學習;四是定期加強家長與學校的交流溝通,在特定的教學平臺上開展家校共育活動,學校可為家長開展信息化培訓講座,與家長一同進步,確保家長在在線教學活動中不掉隊、不脫截,時刻與師生步調保持一致。


  五、結語


  在線教學不僅是疫情期間的應急之舉、權宜之計,更是未來教育發展的重要趨勢,本文通過對5942所中小學及117個教育行政機構的調查,展現了湖北省中小學在線教學的精細畫像,探究了在線教學中,平臺、資源、設施等存在的諸多問題,就這些問題提出了相應的建議與對策。在線教學的發展,絕不是某個組織或個人的任務,更是全社會的責任。因此,未來在線教學的發展中,應當建立多個主體的協同運轉機制,政府、企業與學校分工協作,政府加強宏觀調控,有效整合配置各類教育資源,企業應以個性化需求為導向,與學校合作開發各類教學資源及平臺,學校應當充分認知在線教學,從更加長遠的眼光來看待此次在線教學活動,逐漸完善教學活動中暴露出來的各項問題,尤其是轉變教學觀念,將家長及社會納入到教學主體之中,因地制宜開展教學活動,避免形式主義給教師及學生帶來負擔,通過多方聯結,共同構建優質的在線教學生態,促進學生的個性化成長。

相關推薦
99久久热视频精品222_射撸撸_超碰色久草草在线视频_色情无码七夕在线电影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