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學的虛構性

論文作者:匿名 論文來源:http://www.jiuzhousihai.com/ 發布時間:2020/04/27
  摘要:文學歸根結底使用的還是文字,是白紙黑字。文字本無意義,是由人類創造并賦予其含義的。一切可以用文字敘述的事物,其敘述本身都是虛構的。文學正是因為其虛構性,才給了讀者想象的無限空間,給作品本身無限可能。本文將對文學虛構性的產生原因、作用以及意義三方面進行闡述。


  關鍵詞:文學;虛構性;思維


  縱觀古今,一切文學作品都是虛構的。美國當代著名學者韋勒克與沃倫說:“‘虛構性’、‘創造性’或‘想象性’是文學的突出特征”。類似的說法還有如:法國結構主義理論家托多洛夫:“文學是虛構,這是文學的第一結構定義”;向上追溯,更早的如亞里士多德在比較詩人和歷史學家的區別時說:“歷史學家和詩人的差別在于,前者敘述已經發生的事,后者敘述可能發生的事。”等等[1]。從另一個角度說,歷史學家所寫的已經發生的事是否也屬于文學作品呢?這個問題還有待爭議,在本文中不做主要論述。回到文學的虛構性方面,不論歷史書籍是否屬于文學作品,它都是虛構的。即使是本著最客觀最理性的思維角度去著作,不可避免的一個本質上的問題就是:它都是人為寫就的。每個人從出生開始就受到周圍的環境、社會、意識形態等多重方面的影響,那么這就會直接導致個體的獨一性。“一千個讀者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同一客觀的事件,不同人寫就,內容也是不同的,簡單來說,每個人對“客觀”的定義與理解也是不同的。所以歷史學著作也都是虛構的。文學都是虛構的。


  1文學虛構性


  虛構不是“想象某種現實的東西”,而是“現實地想象某種東西”[2]。一切想象都是基于現實的,沒有想象是憑空創造出來的。對于龍這種不存在的事物,它的原型是蛇,是其他物種的結合。“想象某種現實的東西”是對現實的再現。這不是虛構,這只是簡單地加工與再創造過程。“現實地想象某種東西”則是基于整個物質世界,于精神腦海中塑造一種形象、一種事物,是一種從無到有地創造過程。“再現的現實形態”與“虛構的新事物”之間的區別才是文學虛構性的根源。


  從亞里士多德到康德、休謨乃至20世紀美學大師伊瑟爾、布萊希特、霍蘭德、斯拉克諾等均從本體或功能兩個不同的層面對虛構加以分析。以往對虛構現象的論述多側重于功能性方面。杰里來·邊沁和弗洛伊德曾在虛構的哲學意義和人類學意義上作出過極有價值的論述。邊沁指出虛構是人類認識世界、解釋世界的方式,但他沒有找出從神話到其他文學形式的必然聯系。弗洛伊德指出虛構是一種替代性滿足,但進一步把文學的發生歸結為人的受壓抑的欲望的時候,則犯了一個體用倒置的錯誤,以致他的文學主張難以讓人完全接受[3]。


  關于虛構性的論述還有很多。事實上,文學的虛構性從根本上不是說對某種現實地想象,而是一種感性與理性并存的創造性過程。


  2文學虛構性的作用


  這里我們以小說為例。一本小說對于讀者最廣泛地用處就在于它的趣味性與可讀性。那么最要緊的就是給讀者留下廣泛的想象空間,如果把小說的思路都呈現給讀者,那么小說失去了趣味性。如果一味地去想象,去創造,而忽視了其中的邏輯性與結構性,那么小說失去了可讀性。文學的虛構性就是能給讀者帶來趣味性與可讀性的一種特質。文學的陌生化引人入勝,基于一個與現實不那么相似的世界,一個與現實事件相比略顯荒誕的卻邏輯完善的故事脈絡,使文章妙趣橫生。


  接受文學虛構不等同于接受。事實上,文學作品不負責批判過去,陳述現在,指導未來。文學作品的教化作用最早是由古代哲學家賀拉斯提出的,后來已被否定。在文學作品中所描寫的一切都是依據虛構世界的法則來運行的,虛構性就是能讓讀者知道這是虛構的一種性質。


  3文學虛構性的意義


  從無意義中尋找意義或許是最大的意義。正如《銀河系搭車客指南》一書,很多人讀了覺得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筆者認為,在無意義中尋找意義,在虛構中尋找真實,在真實中尋找虛幻,這些才是真正的活生生的有意義的事。


  文學虛構性是對現實世界的延伸與再現。上文所述文學是虛構的,即使是自傳體小說也是虛構的,因為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心境。沒有人能回到當時的心境記錄當時的事,所以在白紙黑字上記載的終究是虛構的。這種虛構的意義就在于現實世界中發生的事,遇到的人,在紙上又活了一遍。一切事物都不是永恒的,唯有虛構是永恒的。


  文學虛構性對于想象的空間有拓展作用。由于每個人的思維模式、意識形態等不同,接觸其他虛構的事物是想象力的部分來源。無論現實多么骨感,想象總是美好的。文學虛構性不負責教化,文學虛構性負責美好。


  4結束語


  一切文學都是虛構的,虛構的卻不一定是文學。從古代竹簡刻字、宣紙寫字、白紙黑字、到現在的電子文字,變幻的只是載體,不變的是文字,有了文字,就有了文學的虛構。虛構從不代表什么,可虛構包含的可能是美好的想象。


  參考文獻


  [1]王開玉.文學的虛構性特質與中國古代詩歌[J].岱宗學刊,2008(6).


  [2]孫文憲.作為虛構的意識形態的文學[J].汕頭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5年第5期.


  [3]吳興業.試論文學的虛構本性[J].河北學刊,1998(6).

相關推薦
99久久热视频精品222_射撸撸_超碰色久草草在线视频_色情无码七夕在线电影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